我是如何克服沖墜的?

我抬頭看左上方的屋簷,爬到那裡要先往左邊橫移,接下來是一段難點,過完難點才能掛在屋頂上的那把快掛。這條澳洲難度 28(約為 5.13a )的線是我的能力極限,一把過難點的可能性極小,我肯定會在屋簷那沖墜。我在腦子裡排練接下來的動作,7 個手部動作,每次出手前都有 1-2 個腳部動作。深呼吸,走起。每多做一個動作就離下一把快掛又遠瞭一點。我努力將註意力集中在眼前的攀爬上,不去想沖墜的可能性。掙紮著抓到最後的大把手點,但腳沒放好,身體蕩出去,下一秒我已在空氣中。隻見巖壁迎面沖來,身體在空中打轉,“砰”地一聲,後背結結實實地撞在巖壁上。

盡管沒感覺到疼痛,事實上什麼也感覺不到,我還是控制不住地掉起眼淚。身體處於震驚狀態,無法感覺,沒有判斷,話也說不上來。當周邊人問我怎麼樣時,我勉強擠出一句話:給我一點時間冷靜下來。被放到地上後我強迫自己深呼吸,這很管用,沒一會心跳降下來,我開始查看傷情。索性沒有大礙,不過後背擦傷,右肘淤青,右臀有些腫脹感,並不影響活動。保護員被嚇得站在原地不敢過來,他知道這是因為保護不好導致瞭硬沖墜。直到我說自己沒事時,他才開始說話,“我以為你抓到大把手點後就安全瞭,沒想到你會在那裡掉”。